.○。月光蝶。○.

關於部落格
  
  • 2585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天不亡我,非戰之罪也(?)

1. 死不下胎 我媽還懷著我的時候,有次她站起來添飯,不意我姊把她的凳子抽去坐,我媽就結結實實地一屁股坐在地板上。心想完了完了這下完了,結果過兩天流了一點血,去醫院安個胎,竟然也就沒事了。 2. 車輾不斃 會談起我小時候的話題,其實是因為今天有個教師出車禍的新聞,正好那時我在吃飯,我媽在講這新聞時,我露出了為難的表情。我媽:「這樣就吃不下?那我和妳講遊覽車那件事時怎麼不會?(他文再補)」,後來就聊到我小時候被車撞的事。 那時我應該還在唸幼稚園,就在家門口玩,有台貨車在倒車的時候把我撞倒,我就仆了下去,貨車倒完車後,又往前開,一點也不曉得撞到人。目擊者是隔壁家的杜奶奶,嚇得魂都飛了叫個不停。結果我一點事也沒有,就只背部擦傷了些,哭著回家,擦藥完事。 3. 神招不去 其實也不是被鬼神迷去,只是為了押韻(爆) 我出生約三個月大的時候,有一天開始,就哭個不停。小孩兒哭也是常事,我媽說:「我那時想說,哼,愛人家抱,偏不抱」(做出打巴掌又把小孩扔床上的手勢) 過大概一星期,我媽就覺得不對勁了,和外婆說:「奇怪,囝仔現在都不會笑耶。」 外婆:「這麼細漢,吶會笑?」 媽:「有啊!她出世就很會笑啊。」 這時對門的一位結婚十多年了都沒生小孩的太太,就叫我媽帶我去附近收個驚。收完後,回家就會笑了,過一會兒,又不會了。我媽心想,這下糟了。 之後就開始了天南地北的求神問卜之旅,西醫當然有看,但只要哪裡說哪個壇是靈的,哪個廟是有應的,就到處奔走,光過年那天就跑了三間。紅包錢花不曉得多少,都是當下有效,過陣子就沒效了。 「那時候啊,妳的皮膚都黑了,好像從血管都變黑了一樣。本來很愛喝牛奶的,奶瓶一到嘴邊,喝得滿頭大汗,三兩下就喝光了,現在都不喝了。抱在手裡,就覺得好像隨時都會死掉一樣。」(我媽講到這時,幾乎要哭出來似的心有餘悸) 某次坐計程車去我奶奶那裡,連計程車司機都說:「這個囝仔好像給驚到。」 「對啊」 「我聽說哪裡哪裡很有效」 「唉…就去過了…。」 那時奶奶那裡開錄影帶店,上樓的時候遇到一位婦人,也說覺得我好像被嚇到。報給我們一個客家的阿北很厲害,帶了去。 那位阿北一直要追問我媽是何時嚇到的,我媽就一直說想不起來。 阿北開給我們一些符,讓我媽燒了幫我洗澡,再拿符水在家中四處灑些,把水找個水溝倒掉,要不能讓人踩過了。去了大概三次,就好了,也不肯收我們錢。 事後追想,應該是某次我媽忽然想變動家裡的擺設,就叫二舅幫忙一起把某個傢具抬去另一邊放,因此壓到了胎神。 阿北說,胎神是大概小孩出世一年後都還在,慢慢地才會離開。 台灣人相信,亂釘釘子,小孩會容易兔唇,亂移東西也會容易打擾到在休息的胎神,我媽屬於寧可信其有,但以為那是懷孕時的事兒罷了。附註,有懷孕婦人的人家,要搬東西或釘釘子也不是完全不行,但要記得拿掃把先掃一掃,提醒胎神先離開才可以。 有時候聽聽這些講古,都覺得自己實在蠻厲害的-w-…..我問我媽後來有沒有去找那位阿北,她說,也不認得路,也不曉得名姓,就算想找也找不到。 所以,也許是受到了呂祖保祐了!(逃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